昨夜星辰

如何看待微博上社會科學院曹建海的言論?

七十二家房客

    否定國家結伴不結盟政策——“成為市場經濟國家,中國要有政治體制改革,成為市場經濟國家才能結盟”威脅國民——“中國經濟遭受核彈打擊,普通民眾、大小紅粉、接盤俠的工作和生活也會灰飛煙滅”呼吁讓步——”進口美國貨物,有利于廣大人民利益“把一切問題都怪在中國頭上——“中國在此前已經解決的問題上反悔。”要求“嚴懲現代義和團”。我翻了曹精衛的微博,我覺得如果因為看法與曹精衛相左就要“嚴懲”,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目前存在的教育及學術領域的體制問題,值得反思,也需要“結構性改革”。由于曹精衛高舉“妥協大旗”,這水一響,螞蟥就來,國內那些曾經蟄伏一段時間的一小撮人突然間像打了雞血一樣,異常活躍起來。所以他的微博評論區里匯集了一大批“妥協派”,強烈要求中國向美國妥協。甚至還有網友要求“砍了”、“統統滅族”。妥協派的理由無非就是“房貸”和“工作”,難道中國妥協了,妥協派的房貸就可以馬上還清了?工資就翻倍了?如果妥協了,你們的房貸還是還不上,工資還是沒了,到時候要怪誰?假如美國發動貿易戰導致中國的一些中小企業破產,這是美國當局害的,還是中國當局害的?狼為了吃掉小羊編造了很多理由,最后就兇相畢露,直接對小羊張開血盆大口。如今狼還是那只狼,只不過爪和牙沒有那么鋒利了,而中國已經不是列強盤中的“小羊”了。曹精衛也不想想,在抗戰時期那么艱難困苦的條件下,中國都沒有投降,現在想讓中國無條件投降,那不是癡人說夢嗎?中國政府已經一再表明嚴正立場,對于美國主動發起的貿易戰,中國一是不希望打,二是不怕打,如果美國要堅持錯誤立場,那么中國就奉陪到底。當年在中日之間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汪精衛大力提倡“亡國論”后,同樣屬于地主資產階級政治代表的蔣介石集團都沒有投降,現在在中國綜合國力大大加強的情況下,那位立功心切的曹精衛想用幾句話就讓中國妥協。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民國時期的中國有一點很牛逼的地方,那就是協助侵略者對付自己的國家的人的人數居然比侵略者的人數還多。如今81年過去了,這種基因不但被遺傳了下來,甚至在某種氣候下有所發展。當年汪精衛表示:“抗戰只有一條路:亡國。此外還有一條”和“的道路,我們應該拿出抗戰的決心和勇氣來講和。”“無論是通都大鎮,還是荒村僻壤,必使人與地倶成灰燼。”曹精衛表示:中國經濟遭受核彈打擊,普通民眾、大小紅粉、接盤俠的工作和生活也會灰飛煙滅。當年汪精衛好歹也是民國政府的第二號人物,這曹精衛是哪號人物?接下來的事情,就是08年的次貸危機加上09年的4萬億,此后一線城市的房價就開始玩滯脹、橫盤、滯脹、橫盤的游戲了。非常遺憾,從2007年開始,我無腦站空五年,每天看著牛刀、曹建海等公知大喊房價必崩,然后坐等著崩盤以后好入手房子,然后,就是錯過了一波波暴富浪潮。And Then?作者:任易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504453/answer/151715643來源: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

當前文章:http://www.aaupda.tw/2910.html

發布時間:09:36:29

熱門新聞  熱門  熱門看點  熱門資訊  

<相關文章>

原件 切爾諾貝利:從死亡之城到網紅風景區

    原名:切爾諾貝歡樂喜劇人_熱門資訊網利:從死亡之城到網紅景區

    (普里皮亞檢疫局的摩天輪)

    到世界的盡頭

   &nbs蘿莉_熱門資訊網p;記者/薄安琪攝影/弗蘭克赫福特

  迪迦奧特曼_熱門資訊網;  發表在《中國新聞周刊》911期

    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切爾諾貝利是一座“死亡之城”。事實上,今天這里住著4000多人。

    1986年4月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泄漏后,蘇聯政府將核反應堆周圍30公里設為隔離區,疏散了11萬多居民。

    切爾諾貝利位于離核反應堆16公里的隔離區。它是該地區日常生活的主要中心。事故發生前有16000人居住。如今,仍有2000名工人在這里工作,以清理核電站——根據官方統計,至少到2065年,也就是反應堆退役的那一年。

    切爾諾貝利看起來很正常,和其他烏克蘭城鎮一樣。這里有四個小市場、兩個食堂、一個郵局和一個長途汽車站,還有文化中心、健身房和教堂,甚至還有三家酒店。

    在攝影師皮埃爾保羅在切爾諾貝利的這幾年里,他對這種“正常”的感覺感到震驚,開始記錄切爾諾貝利的日常生活。

    (禁區圍欄周圍有檢查站。)

    蘇聯政府下令撤離后,居民被轉移到附近一些大城市的郊區。但大約1200人認為城市生活不適合他們,而且他們很難以低工資生存。經過幾個月的被迫撤離,他們挑戰了蘇聯政府的禁令,回到切爾諾貝利。

    今天,這些人分散在切爾諾貝利隔離區的廢棄村莊。基礎設施稀缺,與外界“文明世界”沒有聯系,只有一些官員偶爾視察。他們的孩子住在城外,經常去看望他們。

&n華盛頓發生槍擊事件_熱門資訊網bsp;   現在,原來的1200人只剩下不到200人了。時間和輻射帶走了大部分,最后的幸存者都很老了。當最后一個村莊死去時,這些村莊的文化、傳統和習俗將隨之而去。記憶會消失,因為輻射不僅會根除生命,還會根除歷史。他們是失地的最后目擊者。

    尤金肯雅采夫在檢疫區內非法潛入超過50次。孤獨的孤獨總是與死亡的主題有關,但在這里,他遇到了他生命中的愛——他未來的妻子,在那里一個新的生命誕生了。

    非法偷盜曾經是年輕的烏克蘭人的時尚。他們的目的地是切爾諾貝利隔離區,其中心是1986年爆炸的4號反應堆。這些運動鞋大多是30多歲或更小,代表下一代切爾諾貝利。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地:鬼城普里皮亞特。

    (兩只運動鞋沿著隔離區的邊界行走,它們的目的地是幽靈鎮Pripyat。)

    在路上,你必須穿過樹重生之都市修仙_熱門資訊網林走大約60公里。他們睡在廢棄的村莊里,吃罐頭食品,喝沿途發現的水,晚上避開警察巡邏,注意野生動物。

    (戴著玩具防毒面具的運動鞋。)

    對他們來說,普利皮亞的鬼城就像一個私人的、荒蕪的游樂場。這種冒險暫時將他們從日常生活和日常生活中解放出來,給了他們一種微妙的成就感,仿佛他們是地球上最后的幸存者。他們喜歡與世隔絕的感覺。他們是浪漫的旅行者,他們喜歡這個幾乎神圣的地方在他們的眼中-一個充滿難忘的悲劇故事的地方。

    (一只運動鞋在一個廢棄的村莊里安頓下來喝茶取暖,然后進入普里皮亞區限制區。)

    如今,這種隱身已經成為歷史。

    2011年,烏克蘭政府為游客打開了禁區大門,每年約有15000人進入禁區。今年7月10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宣布,切爾諾貝利隔離區將對外開放,并建立“綠色走廊”作為旅游通道。

    現在,基輔的幾十家旅行社組織了切爾諾貝利之旅。經典的一日游包括參觀切爾諾貝利和廢棄的村莊,以及紀念死于核輻射的消防員的紀念碑。如果游客想多呆幾天,或者他們需要冒更多的風險,也可以進行定制旅游。

    (導游引導游客進入普里皮亞禁地的廣場。)

    “世界末日”始終是一個引人注目的賣點。切爾諾貝利的游客來自美國、歐洲、澳大利亞、日本、南美等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有的是極限旅游的愛好者,有的是歷史愛好者,有的只是好奇,想親眼看看核事故。后果。

    下一站幸福_熱門資訊網(一名工人正在進行噴沙無線電作業)



熱門資訊網最近更新

熱門資訊網熱門資訊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