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小冤家

水壩是如何影響長江生態系統生態多樣性的?真實情況是否如研究者所言已近崩潰?

以德服人

    【本回答共2487字,預計閱讀時間3-5分鐘,圖片9張,歡迎友善討論與真誠指正,提前感謝】嗯我就不直接說長江了,咱們放眼全球看問題,然后可能就能發現長江會是什么情況了。按照水力潛能來看,中國的水力資源開發的程度還不算特別高,05年的一次調研表明,我們國家的水電開發程度只有21%(當然這也十幾年過去了,現在的數字肯定比這是要高不少了),而同期的美國已經達到了66%,法國更是達到了驚人的93%。可以看到,歐美一些發達國家的水力資源開發程度是遠超我國的,而在他們之前的水利開發史上,也早就有了許多關于水壩的負面影響的先例,在咱們國內,我們常說的這些負面影響可能更多的集中在人口搬遷帶來的后續影響啊,對文物的破壞啊,甚至對地質環境的影響之類的,但同時也不能否認的就是水壩之類的水利工程確實會對生態系統造成影響。水壩對洄游魚類的影響是最為直接和深遠的。在北美的許多河流,由于水壩的存在,鰻苗、鮭魚和鱘都無法返回河流上游的棲息地(對鰻苗來說)和繁殖地(對鮭魚來說)。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魚梯被最先引進到一些低矮的水壩上。通過設計,讓魚梯出口的水流達到一定的流速,是可以吸引有著溯流而上習性的魚類進入魚梯的,而如果魚梯的位置設置的合理——比如一些魚類原本就喜歡靠著岸邊游動——那么它們通過魚梯的可能性就很大。魚梯的一種形式,中間的隔板,可以看做是讓魚做短暫休息的避水區魚梯的另一種形式,直接階梯狀下行的水流,只適合魚梯長度較短的低矮水壩但問題在于:并不是有了魚梯,所有魚就能過得去。就拿蘇聯的土洛馬魚梯來說,海洋里的鮭魚能過得去,淡水白鮭就不行,究竟為啥不行?誰知道……而對于鱘這樣的大型魚來說,讓它們通過魚梯更是非常困難,無論是美國還是蘇聯的案例都表明,幾乎不可能有鱘魚順利通過魚梯,還有一些喜歡在小流速區洄游的魚類,也沒有能力越過流速很快的魚梯。而另幾種過魚的設施,比如魚閘(類似于船閘),升魚機等,都各有利弊,蘇聯的一座水壩專門設計了升魚機來解決鱘魚無法通過魚梯的尷尬境地,結果這座升魚機比魚梯更尷尬——前后運行6年時間,總共只有不到20條鱘魚愿意鉆進去,其他的鱘魚就只是在水壩下方徘徊不前。這還是可以興建魚梯的低矮水壩,對于像三峽這樣動輒一百多米高程的大壩來說,魚梯根本就沒有建設的可能。試想一下,想要讓魚梯保持一個不算特別陡峭的、足以讓魚爬上去的坡度,這個魚梯需要有多長?當然,我們可以通過像盤山路一樣的方式來縮短魚梯的占地面積,但魚要游動的距離可是一點都沒變短,要知道,魚梯的水流還是比較快的,即便是像大馬哈魚這樣逆流而上的高手,也沒法在這么長的距離上、迎擊這么猛烈的水流如此之遠。那么我們暫時放棄鱘魚這樣的困難戶,就說說通過魚梯效果比較好的大馬哈魚吧。如果一條河流上有多座水壩,即便每一座水壩都有足夠合理的魚梯可供這些大馬哈魚通過,那么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一座水壩的魚梯可以通過60%的大馬哈魚,那么第二座、第三座呢?全部通過之后,還剩多少大馬哈魚?而且為了尋找魚梯的入口、順著水流快速游動的過程,又消耗了這些大馬哈魚多少的時間?這樣造成的洄游過程的延后,就很有可能會影響這些親魚錯過最佳的繁殖季節。它們即便可以返回繁殖地,也早已失去了繁殖的能力。而通過水壩之后,這些魚類面臨的則是一個水流流速突然變緩的庫區,這對于洄游魚類來說可不是個好事,它們需要足夠的流速來指引方向,緩慢的靜水很有可能使它們迷途,這進一步拉長了洄游的周期。而很不幸的是,對于大馬哈魚這樣的魚類來說,自它們踏上歸程開始,就已經徹底絕食,它們的體力已經不能支撐這樣更漫長、更艱辛的旅程,許多大馬哈魚根本沒有能力返回自己的出生地,誕下自己的后代。這還只是回程,更大的考驗還是它們生命中的另一場旅途中。幼年的大馬哈魚苗,或成年的鰻鱺,都需要再次返回海洋,水壩再一次攔在了這條路上。許多降海的魚類被卷入水輪機,或被直接拍死,或被急流沖擊受傷。而更有一些,則因為水壩上層的庫區水流不足,完全找不到降海的方向而定居在庫區當中,喪失了長大成熟或繁殖的機會。即便是不洄游的生物,也會受到水壩的影響。水壩上游庫區的水流緩慢,水體稀釋能力大為降低,這就造成了水體的污染加劇,以及富營養化。其次,庫區表層水溫度升高,迫使許多魚類潛入深層,但深層的氧氣含量又無法滿足它們的需求……水庫下游的生物,則面臨另一種威脅——氮氣過飽和。水流從高水位的水壩上游被沖進水輪機,承受著巨大的水壓,而水輪機的快速攪動、從出水口排出后與空氣的大量接觸,以及此時的壓力迅速變化,會導致水中的氮氣過飽和,這對于下游魚類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危害,一般來說,魚卵耐受過飽和的能力比較強,成年魚次之,但在幼年魚身上,往往引發嚴重的氣泡病導致死亡。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美洲的一些河流就出現了水壩下游魚類大量死亡的現象,這就是氮氣過飽和的直接結果。水壓的快速變化、水與空氣的大量接觸,是造成氮氣過飽和的原因而由于水壩的阻隔,許多原本可以發生基因交流的水生生物種群也被分割成幾個獨立的種群,這又進一步降低了基因多樣性。比如生活在南亞的淡水鯨——印河豚,就因此受到了嚴重影響,現存的3個比較大的印河豚種群,就被陶沙水壩、古杜水壩、蘇庫爾水壩切割,一些小的種群只剩了幾十頭,近親繁殖現象非常明顯。實際上,這些影響之普遍,我們也早就有所耳聞。在1981年葛洲壩截流之后,我國長江流域的中華鱘就已經無法回到金沙江產卵,到了1990年,長江下游的中華鱘雄性幼苗就已經減少了近九成。和歐美、蘇聯一樣,我們對于中華鱘這樣無法通過魚梯(而且葛洲壩沒有、也沒有條件建魚梯)的魚類,采取的是人工繁育、放流的方法來保護,但是明星物種的待遇,不可能普惠到所有受到大壩影響的水生生物之上,這些水壩所帶來的影響,也是無法否定的。俄羅斯的人工繁育放流魚苗針對大壩的這些負面影響,確實有一些組織采取了比較極端的方式去應對,比如綠色和平就發起了一個“反水壩運動”,針鋒相對的,也有人提出要“保護我們的水壩”,竭力的強調水壩的正面意義。從個人角度來看,我既不贊同“滅壩”,也不贊同無腦“保壩”,單方面的強調某一個角度,我覺得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無論如何,我們人類需要從自然界汲取資源,但在汲取的同時,也應該盡量減少對其的破壞。這樣來看,客觀詳盡的環保評估,周全貫徹的后期措施,應當是一座水壩立項上馬的必要前提。我們必須承認,水壩有它積極地作用,我們每個人也都在切身享受它帶來的便利,但我們也不要回避它的問題。正視問題,才能去解決它。

當前文章:http://www.aaupda.tw/2099.html

發布時間:07:37:34

熱門新聞  熱門  熱門看點  熱門資訊  

<相關文章>

中國市場表現不好,德州儀器第四季度營收預計不到

據外國媒體報道,芯片供應商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此間的少年_熱門資訊網周三當地時間報道,由于智能手機市場增長放緩,以及在中國市場表現不佳,其第四季度收入低于華爾街的預期。該公司對截至3月底的季度銷售和盈利前景也不樂觀,但分析師表示,整體表現沒有人們擔心的那么糟糕,其股價在盤后交易中小幅上漲1%。第四季度,德州儀器的總收入下降了1%,至37.2億美元,低于分析師預測的平均37.4億美元。第四季度凈利潤為12.4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3.44億亮劍_熱門資訊網美元。這是由于所得稅的減少。亞瑟_熱門資訊網除一次性項目鹿晗又和郵筒合影_熱門資訊網外,該公司第四季度每股盈利1.27美元,超過分析師預計的1.24美元。德州儀器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將吶喊_熱門資訊網從33.4億美元到36.2億美元,每股收益將從103美元到1.21美元不等。根據Ref走西口_熱門資訊網initiv的IBES數據,分析師此前估計,今年第一季度德州儀器的收入為35.9億美元,每股收益平均為1.20美元。



熱門資訊網最近更新

熱門資訊網熱門資訊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